客服电话:400-999-4758
 
 
 
行业资讯
从分布式发电看未来的电力零售市场
发布时间:2018/1/29 8:59:55     点击: ( 354 )

2017年11月,发改委能源局下发《关于开展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试点的通知》,以及2018年1月3日的补充通知,正式开启了分布式发电就近售电的渠道,这对包括分布式光伏在内的分布式电源项目都是较大的利好。从更深的层面看,这种交易模式的确立,以及相配套的一系列交易技术平台、交易规则的形成,将会形成未来电力零售市场的基础,这才是分布式发电市场化更重要的含义——即与批发侧的电力现货市场相衔接,形成未来电力零售侧市场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电力零售市场才是未来售电公司、综合能源服务公司的主战场。这里我们做一下简单的分析。

一、为什么会有电力零售市场

电力零售市场,是一个与电力批发市场相对应的,但是在学术上没有严格定义,更为宽泛的一个概念,其形态也更为多样化。举个不恰当的例子,纺织品的批发市场,类似棉花交易中心、面料集中交易中心,是一种大宗商品的集散和集中式交易市场;而纺织品的零售,那就五花八门了,既有面料零售(与小商品批发市场融合),又有服装零售交易(门店、电商等各种),甚至有定制服装,也是纺织品加工交易产业链的一个环节。到了零售环节,更多的是市场化,是否具有市场交易行为,而“市场”本身的属性,比如集中交易、多买多卖、供需见面、价格出清,其实是被淡化和泛化了。

所以,从某种程度上说,电力零售市场,更多是配合电力批发侧市场化,在电力供需产业链环节上的多样化交易,以及由此形成的某些集中式交易行为。

二、电力零售侧市场应该以产业附加值提升为目标

电力零售侧市场对于产业链企业的重要性,并不是简单的售电、多能互补、储能,本质上,电力零售环节市场化的重要性,是电力产业链经济性提升的最重要环节:产业附加值最大化。

如果我们看一下服装产业,会发现一个明显的规律,越靠近消费端的环节,产业附加值越高。从原棉到棉花,再到棉线、布料,这些环节的产业附加值增长率和电力是类似的,每个环节每个单位大致增加几分钱到一毛多钱。

电力生产供应环节,从煤到电(2毛-3毛),发电到输电(1毛-2毛),输电到配电(1毛-2毛)。

但是纺织服装产业的最后一个环节:成衣制造与销售,其产业附加值几乎是无限的,一件阿玛尼西装可以买几万块,而其原材料成本可能是几百或者几千块。虽然电力作为基础设施产业,其终端消费能力不可能像面向消费者的服装产业那么个性化,顶端消费者可以接受数百倍甚至上千倍的品牌溢价。但是,为什么电力产业在消费端的附加值,就是售电公司拼了命从电厂砍价回来分的那么几厘呢?换个问题就是:电力是不是能卖5块钱一度,甚至10块钱一度么?

三、电力零售侧市场:长尾与海量

任何零售侧市场的本质都是长尾与海量的,而且市场化程度越高,尾巴越长,总量就越大。

所谓长尾,就是在共性的消费需求之外,客户愿意支付的个性化消费,市场化的本质,就是激发客户个性化消费的欲望,并且予以满足。服装行业的共性需求,那就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“全国一片灰”,灰色的中山装是服装的主流,个性化需求极少。长尾的服装市场,就是今天的淘宝服装,你想得到的任何个性化服装,似乎都能在小众的频道里找到。

电力和能源也是有大量个性化的需求的,不管是电本身的安全、可靠、经济,还是伴随着电力/能源供应而形成的个性化服务,客户显在和潜在的需求是客观存在的事实,只是原有的电力和能源供应体制,就像上世纪“全国一片灰”的年代,不鼓励也不能满足这些个性化的需求。市场化的本质,就是极大的丰富与个性。

所谓海量,有两个层面的含义,第一个层面是无个性化的海量,“全国一片灰”对布匹的需求也是海量的,那是计划经济时代的必然,在压制个性化消费需求的前提性,形成统一的高效率生产计划。

第二个层面的含义,是大量个性化需求汇聚起来的海量,淘宝就是最好的例子,大量细分市场的长尾,汇聚起来形成的交易额,抵得上不少国家的GDP。而电力市场化,就是要形成这样的一种局面,这也是电力零售侧市场化的意义。

四、只有电力零售侧市场化才有能源互联网的可能

能源互联网包含了两方面的含义,一是“能源互联”的网,源网荷储,多能互补;二是“能源”的“互联网商业模式”。

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商业零售市场化,其典型特征是:在城市里,国有百货公司让位,在乡村,供销社逐步退出;如果没有这个商业零售市场化的过程,哪里有2000年左右开始的互联网电子商务的可能性。

从能源的互联网商业模式来看,无论是需求侧市场化,还是虚拟电厂,还是电力零售(包括售电),如果没有海量、长尾的零售侧市场化,都是不存在的。

五、电力零售市场化是民营能源企业最大机会

包括百货公司和供销社在内的国有零售企业,为何在商业零售侧市场化的过程中无法与民营企业竞争,更加竞争不过淘宝?其本质无非是边际成本与效率的问题。

零售侧的长尾和海量,决定了国有企业在零售端的边际成本,这个问题在售电市场里已经出现了,国有发电企业的售电公司拓展一个客户的成本,是无法与本地化的民营企业去竞争的。

这也是为什么在之前的国企改革中,国有企业被定位在产业链上游,资源型和战略性行业的经济原因,产业链下游越靠近消费端的地方,其边际成本和竞争的优势,越向民营企业倾斜。至于后来淘宝出现,以互联网“零边际成本”的优势,干掉一大批民营企业,更是经济规律赤裸裸的体现。

所以,某种程度上,能源互联网是否能体现“近零边际成本”的效率优势,也是能源互联网能否成功的根本要素。

在电力零售侧市场化过程中,民营能源企业如果能发挥投资、建设、运营、服务的边际成本优势和效率优势,是可以在终端消费领域与国有企业进行竞争的,这也是民营企业在能源领域的最大机会,因为能源行业的上游,本质上是资本密集+技术密集的重资产行业,对于多数的中小民营企业来说,不是它们所擅长的。

从产业发展和经济性边界的角度,我们看到:电力零售侧市场化将是能源行业发展与变革的根本所在,也是本轮电改的隐藏目标之一。而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,则是打响了电力零售侧市场化的第一枪,未来电力零售市场的大多数交易模式和商业形态,似乎都能在当前的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规则里找到影子,我们将在下篇里进行解析,敬请期待。